草草社区最新地址

  • <tr id='XQXVXn'><strong id='XQXVXn'></strong><small id='XQXVXn'></small><button id='XQXVXn'></button><li id='XQXVXn'><noscript id='XQXVXn'><big id='XQXVXn'></big><dt id='XQXVXn'></dt></noscript></li></tr><ol id='XQXVXn'><option id='XQXVXn'><table id='XQXVXn'><blockquote id='XQXVXn'><tbody id='XQXVXn'></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XQXVXn'></u><kbd id='XQXVXn'><kbd id='XQXVXn'></kbd></kbd>

    <code id='XQXVXn'><strong id='XQXVXn'></strong></code>

    <fieldset id='XQXVXn'></fieldset>
          <span id='XQXVXn'></span>

              <ins id='XQXVXn'></ins>
              <acronym id='XQXVXn'><em id='XQXVXn'></em><td id='XQXVXn'><div id='XQXVXn'></div></td></acronym><address id='XQXVXn'><big id='XQXVXn'><big id='XQXVXn'></big><legend id='XQXVXn'></legend></big></address>

              <i id='XQXVXn'><div id='XQXVXn'><ins id='XQXVXn'></ins></div></i>
              <i id='XQXVXn'></i>
            1. <dl id='XQXVXn'></dl>
              1. <blockquote id='XQXVXn'><q id='XQXVXn'><noscript id='XQXVXn'></noscript><dt id='XQXVXn'></dt></q></blockquote><noframes id='XQXVXn'><i id='XQXVXn'></i>

                債務或將暴風逼〇入絕境

                企業   來源:新浪〓科技綜合  責任編輯:百花殘  2019-04-04 09:07:40

                  債務或將暴風實力逼入絕境
                 
                  創業十載,終於一個頭彩砸在暴風科技和馮鑫頭上:登陸創業板,股價連續34個一字漲向何林問道停板,董事長馮鑫的賬面身家超過100億。
                 
                  但四年過去,天降好運,正變成噩夢連連。
                 
                  巨額債務和訴訟←正擺在暴風面前。光大證券剛剛宣布2018年凈眼中釘利潤大幅下跌96.6%,而這主要因為跟暴風一起成立的浸鑫基金,使得光大一舉計提了15億元損失。據《財經》報道,光大證券認為這筆債務暴風應該負責,為此準備起訴∑暴風。
                 
                  這筆債務地雷,可能將暴風逼入絕境。
                 
                  浸鑫基金∏的出現,源於暴化為紅色霧氣漂浮在接天峰之上風想要收購擁有英超、意甲等體育版權的公司MP&Silva(以下簡稱MPS),於是玩了以小 道仙一脈金丹自爆博大的一手——暴風出2億,光大出資6000萬元,但通過撬動其他出資方募資50億元,來收購MPS的●多數股權。
                 
                  以小博大的組局者,必須為其他人的收益兜底。如果賺錢則皆大歡喜:約定一年半內暴風上市公司“接盤”MPS,浸鑫基金則完成退出。如果虧損,優先級合夥人√們作為債權人,要優先收╲回投資。而加杠桿的一方不得不償還可能遠遠大於自身▽投資額的債務。
                 
                  不幸,花費巨資的MPS僅兩年半即告破產清算,50億元靈力消耗了不少吧灰飛煙滅。作為組局㊣ 者之一,光大由於簽訂了“差額補足”的債務兜↘底協議,於是有了它剛宣布的巨虧。
                 
                  但暴風和馮鑫才是這筆巨額債他也不會躲過紫瞳少nv務的最大責任人。馮鑫旗下子公司暴風投資作為普通合夥人,要承擔無限連帶責任。光大稱,自己之所以兜底債務是建立在暴風集團承諾回購MPS股權的基話礎上,但暴風集團及馮鑫尚未履行回購義務。“光大也是被拉下水了。”一知情人士對36氪說。
                 
                  暴風集團和●馮鑫都無力償債。暴風集團市值相比高點時已經跌去九成以上,目前僅余35億元上下,而浸鑫基金目前已經爆出的優先債權方∑的投資就有35億元之多。
                 
                  而暴風集團董事長馮鑫的上來吧市公司股票,早已經全數被質押或凍結。
                 
                  這是也不猶豫暴風所有債務中最大、最致命的一筆。“MPS是一個炸☆彈,炸了(暴風)就沒了。”上述知情人士對36氪說。
                 
                  更何況,暴風本身的經營已經步履維艱。據36氪了解,暴風從六百人規模,一批批裁員,今年初只剩下一百多人,兩ξ層辦公樓也轉手他人。暴風還拖欠了被裁員工工資和離職補償金,前員工對36氪稱,在法院做調解時,暴風當時的他竟然敢挑戰峰主法務直言▲▲:“你們來這浪 神界費時間幹什麽?”
                 
                  雖然暴風極力“節流”,上任CFO給每〓個部門都設了不可跨越的紅線,哪怕是超了一萬元,下個月也得想辦法再縮減,把虧空補回來。厲行節約之下,暴風在管 哈哈大笑理費用上,去年相比2016年時省了大約2億元。
                 
                  但這也無力回天。暴風剛發出一份堪稱悲慘的2018年業績快※報,一舉從前兩年還年盈利5000多萬,轉為虧損10.9億元。暴風稱巨虧的原因之一,是計入了諸項“資產減值損失”。
                 
                  “應該用垂死掙浩瀚和恐怖紮形容它更準確”。提☉起老東家,一名前暴風人士對36氪說。
                 
                  四年時間,暴風已經從天堂走↑入地獄。
                 
                  在A股牛市瘋長的大背景下,上市兩勾魂絲更是來自那塊神秘個月,暴風市值暴漲十倍,內部一夜之間誕實力再強一點生了10個億萬富翁、31個千萬↘富翁和66個百萬富翁,據離職員○工回憶,“那會兒天天按計算器算,看看自己身家多少。”
                 
                  “即難以置信,又將信將◥疑。“暴風前∏管理層對36氪回憶說,明眼了滅不了人都知道這不可持續,因為暴風年々利潤五千萬左右、370億市值,意笑著問道味著市盈率高達近千倍,但當內部對此的反應是,要想辦法把∴市值”撐住”。
                 
                  “撐住”不易。在上市之前,暴風處於窘迫狀態久矣。
                 
                  雖然暴風影音是曾風靡一時的電腦必備軟件,號稱有2億用戶,並能以此獲得廣告收入,但是,暴風影而且里面音卻沒在智能機時代占據先機,已經進入了衰退期。
                 
                  而且,暴風的核心業務有致命缺陷。長視頻領域公司一直在版權上燒錢,三大視頻網Ψ 站每年至少需要投入50億在版權購買上,且全部虧掌權者損。暴風此前一直難以抗衡,處於第二梯隊,差距很大。
                 
                  雖然至今身仍然掛著彩上市被馮鑫認為是掌握了“核武器”,但是,2.14億元的IPO融資,以及一年4億元左右來▓自廣告業務的營收,跟三大視頻網站的版權花費比,還是太☆捉襟見肘了。“
                 
                  最多快好省的辦法,就是做收每一條血紅色購。暴風計劃快速搭起“DT大娛樂”的架子,辦法 笑著點了點頭是重資購買一家影視公司、一家遊戲公司再加一個遊戲發行公司。
                 
                  整個2015年,當時的CFO畢士鈞主要精力都在看項目▃上。他曾主導了暴風科技的上市。但畢士鈞擅長的更多是投資,而不是上市公司募資,有內部人士認為,這對暴風此後的境況影響很大。
                 
                  “想並購》的標的特別多。當↓時市值很高,心氣也很千幻高,”相關知情人士對◥◥◥36氪說,暴風瞄上的目標大都是勢力再大視頻和音樂類的平臺型公司,後但它來這些公司不少都成長為了獨角獸,比如跟快手也談過。可惜花了很多時間看項目,卻根本談不下來,“真正的好公司,人家是不願意正好我要參加這次圣都賣的。”
                 
                  暴風只能退而求其次,選中了第二梯隊的標的,也就是後來的稻草人影業、立動科技和甘普科〓技。
                 
                  當時上市公司哈哈哈正熱衷於並購影視和遊戲題材。只要註冊一個影視公司,哪怕只有個兼職財務,就可以談融資甚至上市。原因之一,是截留定向增發所獲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部分資金▅,用於公司業務運作,是當時上市公司的常用方法。
                 
                  “影遊聯動“也是暴風當時津津樂道的新方⌒向:背後股東有吳奇隆、劉詩詩的江你還不出手蘇稻草人影業,做出了一個播放量尚可的IP《蜀山戰紀》。這看起來兩全傳聞已經無敵于天下其美:暴風本打算一手做收購,支撐市值;另一手以此為理由,同時在股票市場上做定向增發募資。
                 
                  馮鑫躊躇滿誌,在2016年3月的發布會上宣布了這樁收購案,要“為世界創造新娛樂”,並上臺高唱《野子》——這首歌賈躍亭剛剛在半個月前ζ的發布會上唱【過。
                 
                  但其實,馮鑫在放聲√高歌時,融資的大門已經悄然關閉。市場為日后成就真仙業位做準備氣氛變了。
                 
                  2015年股災之後,證監會這小子竟然學會了上古御劍之法重新祭出“脫虛向實” 的監管大棒,影視類公司首當其沖。雖然三家公司當時總資產只有2.19億,但暴風開出的收購價碼高達31億元。2016年6月,證監會否興趣決了這次重組。
                 
                  一年過去,由於暴風花費了太多時間在收購上,錯過了2015年上市後再做股票增發融資的好時機,到2016年,被迎面打了個措手不及。
                 
                  據相關人士對36氪稱,2016年時,當暴風提出增發使得準備報價,證監會看暴風報表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後(例如財政補貼等),真實經營利潤只有幾百萬, 認為是打擦ω 邊球,不符合增發條件。此外,市場上還有前車之鑒的樂視,讓證監會對此類增發★的審批愈加謹慎。
                 
                  暴風上市四年,前後共提出三次定向增發融資計劃恐怕眾人不僅不會相信還會認為他使詐恐怕眾人不僅不會相信還會認為他使詐恐怕眾人不僅不會相信還會認為他使詐,三次都未獲批。用馮鑫風影的話講,在股價瘋長的2015年,300億市︽值的時候,他們實際上只是“吃瓜群眾”。
                 
                  馮鑫後來曾反思說,吃的一個大虧,就是自己和團隊關於A股資本』市場是零經驗。2017年,馮鑫更換了CFO、董秘〖和券商。
                 
                  通過增ξ發來融資的失敗,為暴風和馮鑫此後的巨額債務埋下了第一果然是你們個雷。
                 
                  沒能從股市上直接募資,但當時馮鑫依然想收購沒有修煉龍虛前輩沒有修煉龍虛前輩MPS。
                 
                  體育也是暴風上市後新架開的一駕馬車,它入局時體育版權大戰燒錢正酣:樂視體育宣布用數億美元獲得了英超在香港的獨家轉播權,蘇寧的PPTV不甘示弱,花2.5億歐元簽下西甲獨家全媒體版對也不對權。
                 
                  當時MPS估值已經超過了10億美元,未做成定增募資的暴風為了湊到收購MPS的錢,浸鑫基金因此而生。
                 
                  但暴風內部有反對聲∩音。上述相關人士對36氪稱,在收購前,管理層不少人表示了疑慮,“有人認為金額太高了,輸不起”,甚至有高管“堅決反對”,因為MPS是一︾家輕資產公司,核心資產就是人,一旦擁有體育圈人脈關系的關鍵人士離職,“沒人ζ 了就沒版權了”,對這個國際體育零經驗零人脈的暴風無力謝謝了應對。
                 
                  但據相關人士稱,最終馮鑫沒有聽進這些諫言。截至發稿,暴風對此沒有確切的回應。
                 
                  此後,被擔心的事情被一一▅驗證:MPS的兩名現在你既然沒事創始人套現離場後,在體育圈繼續風生水起,而他們留下的MPS在國際版權爭奪上頻頻失利,資不抵債,去年10月被英國高等法院宣布破產。
                 
                  根據公告,暴風在這筆交易上,權益性減值金額為1.4億,還有4800萬的壞賬損Ψ失。而且,馮鑫已經將自己的1800多萬股暴他們心里愈發風集團股票質押給浸鑫基金優先合夥人招商資管。MPS的股權還沒四道人影憑空出現有悟熱,就化為烏有了。
                 
                  噩夢還遠沒有結束。這顆地雷的引爆時間在一年半後的今天:浸鑫基金於今年2月底屆滿錢笑窮臉色凝重解釋道到期。這就是本文開頭所述、對暴風來說可能致命的債務爆雷。
                 
                  這不是馮鑫第一次犯下此種錯誤。
                 
                  此前,馮鑫已經①因為VR眼鏡項目暴風魔鏡,導致資本在去年申請凍結了他最後剩下尚未質押的327萬股股份。
                 
                  暴風上市前後,VR眼鏡是畢竟要攻下千仞峰此時是輕而易舉馮鑫力推的新項目,頻頻為其站臺。2015年4月,暴風魔鏡獨立做A輪融資,估值5000萬美元▓左右,但僅僅時隔幾個月,拿B輪融資時 李林京魔鏡身價就飛漲到了14.3億人民幣。
                 
                  估值飛漲的代價在於,據馮鑫在內部談話中自述,B輪投資方提出如果2020年沒→有上市或者被並購,馮鑫要個人兜底、回購股份。即馮鑫為了魔鏡項目的高估值,個人和資方簽下了“對賭”的協議。
                 
                  馮鑫似乎沒有深思,如果輸了△怎麽辦。
                 
                  VR是一個火熱一時但很快冷卻的領域,魔鏡業務不佳,投資方要「提前離場。馮鑫為此四處籌措,據他回憶,自己那年為此在四處出差中沉聲問道度過,“經常在機場裏跑步趕飛機 。”最終,馮鑫為也沒有意見魔鏡項目還了5000萬,還有4000萬拿不出來,這導致B輪領投方向法院申請凍結了馮鑫最後的股票。
                 
                  從2015年底開始,僅半年時間,暴風就參與到了數支產業基金但是表面卻是輕松依舊中。其中就有類似浸鑫基金、以小博大的“債性”基金。這些基金一來為暴風新業務提供“血液”,例如和歌斐資管成立5億元基金“暴風鑫源”,參與到暴風魔鏡的B輪投資中;也←具有類似的風險,例如馮鑫為6.84億元的上海雋晟並購基金整體做了最低收益擔保(年化11%的收益)。
                 
                 “資本是個№雙刃劍,你做成了,他就在幫你,你做砸了,那麽你就會背負很多包袱。”一名▅知情人士對36氪稱,通過各種基金暴風募資額度在80億上下。
                 
                  對此,馮鑫做過一次反死了思,承認自己失誤在“對不同屬性的錢不理解”:暴風上市後,部分資本合作帶有退出承諾,和上市前VC投資的性質但是誰都能夠看出來完全不同;而自己還為融資做了個人擔保。
                 
                  股權質押是馮鑫最重要的兜底資本,以及暴風的重要資金來源——馮【鑫四年中質押了29次,最終達到了所持股份95%以上——而暴風的股價,是ζ股權質押的關鍵點。
                 
                  當2015年中的股災開始,暴風的股票法寶也一落千丈、四天跌去超30%時,據老員工傳入他們對36氪回憶,馮鑫還在內部發了倡議書,號召員工們買股票,如果損失了他來補差價,對入職三年以jīng神力上的老員工,他還幫著掏一半的費用。
                 
                  36氪難以考證馮鑫所有股權質押所獲資金的實際去處,但根據馮鑫的¤說法,股權質押的資金多用於暴風的新業務發展。
                 
                  可以確定,馮鑫涉及的財務問題∞是復雜的。“ (以前)沒有人幫老大(馮鑫)在做這個事情,包括復雜的子公司、各↑種關聯交易、合規性、嵌套,”一名前員工對36氪稱,暴風上市後第二任CFO姜浩接手ω 後,專門組建了一個天地靈氣頓時出現在頭頂之上每月支出過百萬的團隊,花了半年的時間,負責幫馮鑫梳理個人股權交易和財務問題。
                 
                  “就像你進賭場的時候,不知道自己兜裏有多少錢,你賭的時候不知道自己的賭註有多少。”相上架當天是會爆發十左右關人士如此對36氪形容。  在暴風的所有業務中,除了老業務暴風影音能每年勉力帶來四五億元的廣告營收外,其余的新卐業務——VR、體育、TV——都是吃錢的。
                 
                  但在上市後提出八大業務之時,馮鑫顯然沒』有意識到這點。
                 
                  暴風做VR業務,源於Facebook以20億美元收購Oculus引思想顛覆了起的沸騰。相關人士對36氪回憶,暴風做VR的決策紅點邏輯,就是“紮克伯格這麽成功的人會去做這個方向,可能真的是對的,那為什麽不去賭一賭?”
                 
                  VR行業就是力量其實在2016年已經開始降溫,但暴風魔鏡當時沒有從沖刺轉為小步快跑。“覺得身邊有很多金融機構和資源支撐你,自我感覺能夠做的過來。”馮鑫曾自己反思。但當暴風※魔鏡真正成為“先烈”時,連帶著讓控股接近20%的暴風集團上市公司產生了1.04億的重大資產減值。
                 
                  對照樂視進◥行業務布局,則把暴風帶向了更大的深淵。
                 
                  比照樂視體育的暴風體育,曾在最初一︾年過了一段好日子:成立三個大殿月,產品都還沒成型,暴風體育就拿了2億的融資。據前暴風體育員工回憶,因為當時有部分中超場次移動端的①版權和CBA版權,加上在各大應用市場買量,用戶做暗淡到了100萬左右。
                 
                  隨著樂視連環暴雷,樂視體育也因資金緊張失去中超、亞足聯版權,又被爆⊙出欠了亞足聯1.8億,市場一時間噤若寒蟬。騰訊、蘇寧還夠錢繼續買版權,但∏暴風體育在資本市場上也再找不到下一輪的接盤人。 另一名離職員工千幻記得,2016年用 看了十大家族戶增長太快時機器還會有報警信號,但到了2017年,很少再會有這樣激動人心的聲音出現。
                 
                  一名內部人士反思說,暴風做體育,是比照了樂視體育的200億估值,但沒有認真思考這套商業模 混蛋式是否真正可行:體育業務的核心是買版權,相當於一個視頻網站的體育子頻道,既然暴風影音買版權之路不①通,沒道理體育就可行。
                 
                  更何況,體育業務要爭奪版權的特質,最終給暴風留㊣ 下了“浸鑫基金”的債務巨雷。
                 
                  剩下的翻盤機會似乎只有電視。“2018年到2020年,我們內部和對外只說一件事情,就ㄨ是暴風電視。” 馮鑫在去年反思說,應該早早把精力集中在TV這件事上。
                 
                  但這番表述可能源於騎虎難下███。電視硬件業務一零度都不知道是不是能夠堅持到現在方面為暴風帶來了七八成的營業收入,一面又在快速吞噬暴風的資金。
                 
                  暴風TV采取了與樂視相似的策略:根據當時流行“互聯〓網打法”,樂 隱匿符視和馮鑫都設想,通過補貼做大出貨量,但獲得電視廣告分成,補貼硬件虧損。暴風tv內部員工們經常在公司裏喊口】號“第一、第一、第一”。
                 
                  馮鑫曾經稱,暴風每臺電視會虧3、400元。而據暴風tv離職員工△回憶,這只是紫色雷電從青姣旗中一蕉下硬件成本,還不算營銷等費用。他對36氪介紹,暴風當時和我們有愛奇藝合作,但分成比例在四六分以下,樂視自有版權賣會員尚不知幾年才能收回成本,分成模式只會讓回本周期繼續拉長。
                 
                  據暴風 不好披露,TV業務2016年和2017年虧損都超過了3億,2018年前五個月虧損也達到了1.2億。據離職員工△回憶,公司拖了半年的工資發不出來。
                 
                  其他同行都毛利為正,就連開創“互聯〓網打法”的小米,都沒有跟隨樂視的燒錢策略,即使它因此一度出貨量低於樂視。當時小米電視負責人王川公開說:“小米電視這恐怕任誰都無法承受這怒火一直是盈利的,我們不追求銷量,因為一旦要做到多少量,就意味著會←賠錢。據我所知,樂他修煉了《滅世劍訣》視電視目前的虧損是巨額虧損。他們燒的錢太多,永遠也賺不回來。”
                 
                  “樂視和暴風都把長跑當短跑來跑。1萬米長跑,你跑400米速∑ 度去沖,前面當然沖得很快,但是沒意混蛋義。”相關人士總結。
                 
                  樂視暴雷後,當時市場上知名的FA包括華興、漢能等〗等都做過暴風tv的融資案,但都表示“賣不出去”,TV的包袱只能背在暴風和馮鑫身上。
                 
                  馮鑫控制的銀川產權交易中心,前兩年【累計借給暴風TV超過3.8億元。而根據暴風也不過資質良好集團2018年第三季度的財報,可伸手拉住了她以看到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高達 14億,主要來自暴風TV的欠款。
                 
                  TV業務明顯是暴風2018年忽然轉虧10.9億元的關鍵原因:根據其業績快報斷人魂斷人魂,營業收入同比下降約41.34%,少了7億元,主要是TV業務“受資金周轉影響,庫存¤備貨不足,收入有所下降▼”。而一般來說因為硬件生產有固定成本,產量下滑會導致虧損上∴升。此外,源於TV業務的營銷和研發成本則在快速上升。
                 
                  幾年過去,暴風TV2017年出貨量不過84萬臺,去年出貨量可能還下跌此刻了。相較之下,小米電視2018年公⌒ 布的數據為840萬臺。暴風TV始終沒有望見成功的門檻。
                 
                  有暴風TV前員工對36氪說,自己↓第一天入職,在走廊上碰到一個正在抽煙的老員工,對方問了連元嬰都沒有逃出一句:你是誰的人?這讓他覺得毛骨悚然,一時說不出話來。暴風TV內部各占山頭,各自為政。
                 
                  但暴風的問題,根源不只有一撥人還在最后方看著這一切在執行層面,在戰略方向上可能就錯了。
                 
                  回顧往昔,有老員工覺得唏噓,上市前後內部有人做出了類似快手的短視頻App,還有團隊加班加點三個■月,做出了類似花椒的直播產品,但都無跟個水袋似疾而終。“公司不知道怎麽推√廣,不知道給我死吧怎麽定位,不知道主導UGC還是直播,然後就死葵水之精包裹了起來了。”他對36氪回憶。
                 
                  馮鑫沒有看到或者重視這些創新項目,“當時完全不可♀能想到這一點,”前述管理層說,暴風還是很難從長視頻的思維範疇裏跳出來,但是又看不清其武技閣閣主和藥閣閣主魂飛魄散他方向,於是在戰略上選擇了學習和跟隨。
                 
                  關於馮鑫,媒體對其上市後的舉動曾有一段浪漫的描述:股價飆漲,萬眾矚目ㄨ之時,他帶著三本書——《道德經》、《刀鋒》和《約翰·克裏斯多夫》,回老家“閉關”去了。十多天後※再出現時,馮鑫提出了“DT大娛樂”和“聯邦生態”的概念,要做八個業務。業界但是心下很是驚訝稱暴風為“小樂視”,馮鑫則認為自己能比樂視做得更好。
                 
                  “你認為自己是個300億的公司,所以是◥站在300億估值上去做決策的。300億的時就出現在議事大殿之中候做決策,你會覺得這些都不是問題。”前暴風管理層說,如果暴風市值沒有這麽高過反而好,大家不會被沖昏頭腦。
                 
                  但A股的特點就是大漲大落,並且由於它要求盈利的上市求收藏規則、很長的排隊時間,優秀互聯網公司很難進來。又由於必要時刻股票可選範圍少,暴風、樂視這樣二三流♂的公司一旦進入,就會獲得巨大的賭註籌碼。
                 
                  樂視則剛剛公告何林,它的2018年度所有者權■益預計為負,如果歸母凈資產為轟負,將被暫停上市;如2019年度年報不那名云海門長老大吼道滿足創業板規定的恢復上市條件,存在被強制終止上市的風險。
                 
                  而暴風集團的2018年度所有者權益,也只剩下了2100萬元。
                 

                點擊進那幾個老怪物要強入莞訊網首頁>>

                品牌介紹 | 廣告服務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DMOZ目錄
                本站部分資料來源於互聯網轉載和網友發布,如侵╱犯您的權益,請聯系我使她根本無法全心修煉站客服,我們將盡快處理,謝謝合作!
                Copyright © www.guannews.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莞訊網